当前位置:金巧网 > 金融百科 > 外汇百科 > 外汇人物 > 文在寅

文在寅

2017-05-10
文在寅

文在寅(Moon Jae-in,1953年1月24日—),韩国政治人物、律师和市民活动家。1953年出生于庆尚南道巨济郡(现巨济市),毕业于庆熙大学法学专业。曾担任民主统合党常任顾问、第19届国会议员。现任大韩民国第19任总统。

文在寅个人简介

文在寅(Moon Jae-in,1953年1月24日—),韩国政治人物、律师和市民活动家。1953年出生于庆尚南道巨济郡(现巨济市),毕业于庆熙大学法学专业。曾担任民主统合党常任顾问、第19届国会议员。现任大韩民国第19任总统。

文在寅出身贫寒,早年曾是特战队员,1978年退伍后成为律师,后与卢武铉结为密友,担任卢武铉的幕僚长,有“卢武铉之影”之称。2012年4月,民主统合党候选人文在寅在保守派重镇、第二大城市釜山获胜,当选代表沙上区的国会议员。2012年6月17日,文在寅正式宣布参选总统,主张增加社会福利开支和多接触北朝鲜,颇受平民阶层和年轻人的欢迎,尽管最终以微弱劣势败选,但可谓虽败犹荣。2015年2月8日,文在寅当选为最大在野党新政治民主联合党首;12月28日,新政治民主联合更名为共同民主党,文在寅继续担任党首。2016年1月27日,文在寅辞去共同民主党党首职务。

2017年5月9日,韩国总统候选人洪准杓、安哲秀宣布败选,文在寅将成为新任韩国总统。

文在寅

文在寅对华态度

韩国需说服中国阻止中韩关系恶化

“即便部署萨德成为现实,政府也必须全力以赴说服中国阻止关系恶化。”共同民主党前代表(党首)文在寅(照片)对于末段高空地区防御(THAAD·萨德)系统在韩国的部署,在一个多月时间里显现了微妙的态度变化。

文在寅8日在推特上发表推文作出上述表示。他同时写道:“目前韩国外交的最优先课题,是阻止韩中关系由于萨德部署问题受到损害。”

引人注意的是,文在寅没有再就萨德部署问题明确表示反对。文在寅此前曾在上个月13日对部署萨德表示反对意见:“政府有必要重新研究关于部署萨德的决定,并就此进行公开讨论。”

但是,在此次表态中,他提到了“即便部署萨德成为现实”的前提。这是已经把萨德的部署当作既成事实。这与亲文(亲文在寅)倾向的党代表候选人、前革新委员长金相坤和秋美爱议员要求把反对部署萨德定为党论的主张完全不同。不过,针对青瓦台挽留6名共同民主党初选国会议员访问中国一事,文在寅表示:“只知道对作出努力的在野党议员进行批评,政府的作为真是令人感到寒心。”

文在寅的亲信、共同民主党议员金庆洙表示表示:“重要的是如何处理国家利益和北韩核问题,”“撇开赞同还是反对部署萨德,外交努力很重要,政府拒绝外交努力,因此进行了批评。”

文在寅对萨德态度

就在刚才,两位候选人安哲秀、洪准杓发表声明承认败选。此前的出口民调结果显示,文在寅支持率超过40%,远远高于其他候选人。这意味文在寅胜选大局基本确定。

今年64岁的文在寅从宣布参选起,支持率就一直遥遥领先。2012年以微弱劣势败给朴槿惠后,文在寅花了5年时间上演“王者归来”。如何收拾朴槿惠下台后留下的烂摊子,怎样缓解剑拨弩张的朝鲜半岛局势……摆在文在寅面前的难题一个接一个。和众多中国网友一样,外事儿最关心的是这个问题:

一、文在寅会不会暂停甚至撤销部署萨德

在昨天韩国国防部的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文尚均表示,大选之后,国防部在萨德问题上将坚持现有立场,直到新政府另作决策。何为“现有立场”?若沿用黄教安政府的做法,现有立场就是继续推进部署萨德。而按文在寅此前的主张,是否部署萨德应由下一届政府作决定,且需经国会批准。新政府会如何“另作决策”?为此,“外事儿”梳理了文在寅过去对萨德问题的态度,或许可以窥见一丝端倪。

文在寅

1、疑虑重重

文在寅最早提到萨德问题是在两年前。2015年2月,在韩国国会国防委员会的一次全体会议上,当时还是新政治民主联合党(现共和民主党)党首的文在寅质问韩国防部长韩民求,韩国是否在就部署萨德问题同美国协商。得到韩民求模棱两可的回答后,文在寅进一步提出,韩国是否要(向中国)明确表明无意引进萨德的立场?同年6月,文在寅在国会会见时任美国驻韩大使李柏特(特朗普上台后已离职)。韩联社援引新政治民主联合首席发言人金瑛录的话说,两人会谈时指出,韩美公开讨论在韩部署萨德事宜,为时过早。

2015年时,坊间已传言韩美正在协商部署萨德,不过韩美官方从未公开承认过。如今回过头来看,韩美双方恐怕早已在“暗度陈仓”了。彼时的文在寅对部署萨德无明确立场,但已对来自中国的反对表示了担忧。

2、明确反对

去年7月,毫无征兆之下,韩美军方突然宣布在韩部署萨德,原因是“应对朝鲜的核武器及导弹威胁”。文在寅及其所在共和民主党表示强烈反对。

去年8月,文在寅在个人推特上表示,“当前韩国外交的最优先课题,是阻止韩中关系因部署萨德问题受到损害”。

今年1月初,共同民主党8名议员访华,转达了该党潜在总统候选人对萨德问题的立场。而作为共同民主党最热门的候选人,文在寅认为萨德问题应交由下届政府重新研究。外事儿注意到,文在寅还对萨德能否有效保护韩国安全持怀疑态度。

他在1月出版的一份访谈录中表示,韩美就部署萨德仓促达成协议,但“美国并未能证明萨德的真实效用,因而未在得克萨斯州部署”。

3月初,萨德系统部分装备运达驻韩美军乌山空军基地并开始部署。韩美突击部署萨德遭到文在寅的强烈反对。他表示,在环评都没完的情况下突击部署萨德,不仅不尊重国民共识,还违反基本程序,完全不给新政府政务决策留余地,极不妥当。这一阶段,文在寅总体上是反对部署萨德的,但已开始强调部署萨德问题应交由下届政府决定。

3、模棱两可

3月10日,韩国宪法法院通过朴槿惠弹劾案,韩国首次提前大选。作为民调持续领先的最热门候选人,文在寅对待萨德的立场开始转变。

在两天后的一场记者会上,被问及是否会延续朴槿惠政府作出的萨德部署决策时,文在寅打起了太极,“我现在无法说明赞成,还是反对”。他接着说,“但是我心中已经有了既能够保证安全,又能够维护国家利益的方案”。

进入4月,朝鲜半岛局势又骤然紧张起来。文在寅当月在接受韩国《朝鲜日报》采访时表示,若朝鲜继续用核武发起挑衅并发展核武力量,这有可能促使韩国执意部署萨德。这是文在寅首次明确韩国可能会部署萨德。不过文在寅的话还有后半段。他说,如果朝鲜停止发展核武并重返谈判桌,韩国可以暂缓部署萨德;如果朝鲜完全废除核武器,韩国就没有必要再部署萨德了。

文在寅

本月2日,《华盛顿邮报》刊登了对文在寅的采访。被问及美国是否“为了干预韩国大选”而突击部署萨德时,文在寅称他不认为美国有这样的意图,“但有这样的怀疑”。他说,在大选在即的敏感时期,急于部署萨德不可取,而“部署萨德的最大问题,是缺乏民主程序”。

从头至尾,文在寅从未在萨德问题上有过明确支持或反对的表态。但总体上经历了疑虑重重、明确反对再到模棱两可这三个阶段。也因此,现在还不好给文在寅上台后韩国会如何处理萨德问题下结论。

中央党校韩国问题专家张琏瑰就告诉我们,决定萨德命运的是美国而不是韩国。当然也由半岛局势决定,朝鲜如果继续推进核计划,韩国感觉安全受威胁,因此可能会继续推进萨德。萨德的最终命运,我们不妨再等等。

二、劳木:萨德入韩不得人心,文在寅有理由说“不”

韩国新总统文在寅,要面对亟待处理的两大要务:经济和外交。这两件事都与中美有关联,其焦点是如何解决萨德问题。客观地说,文在寅总统有很多理由和条件对在韩国部署萨德说“不”!

1、在韩国部署萨德,是朴槿惠当局的一个愚蠢错误的决定。它葬送了韩国“军事上靠美国,经济上靠中国”的左右逢源的优势地位,得罪了两大近邻,中国和俄罗斯都坚决反对韩国引进萨德,声言要采取报复措施,萨德不会给韩国安全,而是把它置于险境。

2、同中国交恶,给韩国带来各方面不可估量的巨大损失。中国是韩国第一大贸易伙伴,每年近2200亿美元的贸易额,约占韩国GDP的20%,而且韩国几乎年年顺差,得尽好处。部署萨德对韩国的经济危害立杆见影。韩国现代经济研究院5月4日的报告《最近韩中经济损失核对与应对方案》称,中方采取“反萨德”措施给韩国造成损失高达8.5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513.2亿元),而中国损失1.1万亿韩元。报告还指出,“韩流”遭到抵制,旅游业更是首当其充,去年下半年到韩国的旅游人数减同比减少40%,今年“五一”期间去济州岛的中国游客下降八成。

实际上,中国官方并未下对韩制裁令,上述种种,仅仅是中国民意的表达。这些事实足以成为文在寅动员民众反对萨德的活教材。

文在寅

3、引进萨德之举在韩国极不得人心,群众抗议活动持续至今,反对萨德有很强的民意基础。不妨说,文在寅对部署萨德持反对态度,是他在大选中胜出的一个重要因素。如今坐上总统的位子,应该更有底气坚持反萨德的立场,这样做名正言顺,对其执政只会加分,不会减分。

4、部署萨德是朴槿惠当局孕育的一个怪胎,朴被弾劾后,它本应“胎死腹中”,但效忠朴槿惠的黄教安代理总统后,却加快步伐,伙同美军,用不光彩的手段抢在大选前部署,来个生米做成熟饭。民调显示,近7成韩国民众不赞成这样突击部署萨德。已有议员就此向首尔中央地方检察院提出诉讼,状告黄教安犯有滥用职权等罪。文在寅政府应继续按照法律程序,追查此人,搞臭萨德。

5、在韩国部署萨德是事关国家安危的大事,朴槿惠当局未将此案提交国会讨论批准,是违宪行为,新政府和国会有权依法将朴槿惠同美国人达成的协议废除。

6、特朗普两次发话,要韩国为部署萨德付费10亿美元,黄教安当局不敢答应,双方讨价还价,僵持不下。文在寅政府不妨借此就坡下驴,用重新谈判的名义,让原先的协议作废。

7、当前,特朗普总统就解决朝鲜核问题,要求韩国配合。在这种情况下,向崇尚“交易”的特朗普提出“冷冻”、撤消萨德部署,或许没有想像的那么难。

今年1月,文在寅写了一本书,说是要学会“向美国说不”,竞选时提出过“国家利益优先”的口号。今天,身为总统的他,理应践行诺言,就从反对萨德开始,向美国说“不”。

  • 关注公众号
    关注公众号
    资讯早知道